就爱耽美 > 古代耽美 > 长友 > 第28节

萧启琛站在后头,表情自是波澜不惊,心头已经惊涛骇浪了。

曹夫人连忙道:“待到晏儿回来,小舅子亲自打他一顿也无妨。如今绒娘还在里头,李大人不如把这些放一放,我们都担心绒娘的安危,不是么?”

带血的毛巾被拿出来,婢女又端了热水进内室,隔着两层墙壁都能听见里头接生婆尖利的喊声:“夫人,吸气——吸气!不要喊!”

内室的血腥气几乎漫出来了,李续火急火燎地想要往里冲,却被一只手拦住。他双眼发红地看向来人:“殿下,里面的是我亲妹子!”

萧启琛的冷静同他对比鲜明:“你非要进去我也拦不住,只是绒娘这般痛苦,见了你未必会好一些。况且里头都是女眷,接生婆婆带来帮忙的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姑娘,李大人一个男子置身其中,叫她们怎么好意思?”

他的话犹如兜头一盆冷水给李续浇下,他愣愣地停下了去推门的手,呢喃道:“那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绒娘……”

正当这时,又有婢女端着热水和洗净的毛巾进屋,萧启琛转向她,温和道:“烦请这位姐姐替阿晏转达一句话。”

婢女停下后,蓦然被萧启琛塞了什么东西在手里。

他有点不舍地抽回手,面色如常地掩饰掉声音的颤抖:“阿晏托我转告绒娘,孩子无论男女他都喜欢,名字已经起好了,就叫苏珩。”

在北境,他趁苏晏睡着,拿了他一条手帕——样式十分普通,花纹不似女子的花鸟精致,而是几笔写意山川,角落四个字“河清海晏”,正是他的名字。

萧启琛知道是苏晏贴身带了很多年的东西,本是想自己留个纪念,悄悄地寄托相思,但他到底熬不过里面女子的哭泣叫喊和自己的良心,把手帕塞给了婢女。

他眨了眨眼:“阿晏给她的。”

婢女不疑有他,叠声谢过后端着热水进了内室。兴许那手帕当真有奇效,李绒的喊声当即小了不少,转为细细的抽泣,连接生婆婆听上去都不再那么着急。

萧启琛望向李续,他的脸色已经没有那么急切地想把苏晏大卸八块,显然信了萧启琛的话。本想多此一举地解释“苏晏并非不在乎绒娘”,但话到嘴边,终究是说不出口,萧启琛想:“就当我最后还有点私心……我也不知他到底在不在乎。”

众人各怀鬼胎、却又抱着同样的焦心在寒风中等了小半个时辰。

接生婆满头大汗地推开门出来,立时被曹夫人和李续围了个彻底。她面露喜色,高高兴兴道:“是个男娃,母子平安!”

曹夫人松了口气,身子一软险些跌倒,而李续当下也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僵直,旋即掩面轻轻地抽泣。

听见内室传来的几声婴孩啼哭,萧启琛眼前发黑,他撑住走廊的立柱,轻轻地吐出一口气,然后猛地弯下腰干呕起来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这篇文走向就是这样……本来可以写个全新的剧情,没有李绒,没有孩子,但写北风时就这么说了,两边矛盾的话不太好。

绒娘是封建遗毒的牺牲品,阿晏也是。写这个不是我在赞扬包办婚姻,相反,可以理解为是我对这种病态婚姻关系的一种……不认同吧。他们的婚姻是个悲剧,但在这段关系里没人做错了什么。这点我知道有些看文的读者无法接受,但不会改,他们的人生轨迹定好了,我想还是坚持这么写。

这篇不是小甜饼……所以虐是一定的。走向很谜大家也发现了,他们是不可能像北风的两位那样亲密无间的,他们肯定有罅隙,这个有点难处理,我会好好斟酌的。无论选择暂别,还是坚持看完,都十分感谢大家的指教w。

第33章 北风

“大帅,云门关的战报送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苏晏喝了口已经没滋味的茶提神,抬眼见那传令兵没走,疑惑道,“有事?”

传令兵身量不足,看着还像个孩子——苏晏认得他,年岁和自己一样大,从并州外军中提拔的,此人跑得飞快,又勇猛异常,故而雁南度破格提升了。

他扭捏了半晌,摸出另一个信封:“大帅,这个是从金陵来的,您说除了幽州和宁武的一概不收。这封好似是给您私人的信……”

苏晏哑然失笑:“得了,放下吧,我待会儿看看。”

传令兵“好”了一声,将那封信放在案几上,然后转身出了军帐。

北境的寒冬难捱,苏晏早就知道,却是第一次亲身体会。他在开春时来到雁门关,此后一年内从未离开过,八月过后大雪漫天,突厥攻势逐渐慢下来。雁南度劝他要不回家看看,苏晏一口回绝,他的确放心不下,但理由并不全是这个。

他即将为人父了,可谁也没教过苏晏该如何面对这一切。

账外又起了风,苏晏搓了搓手,放到旁边燃起的火盆上方吸取一点温暖。炭快要烧尽,苏晏打了个哈欠,缩着脖子想要不早点休息。

他的目光扫过刚送来的两个信封上,苏晏犹豫了须臾,终是先拿起了云门关那一封。

沈成君的字迹映入眼帘,苏晏一目十行地看完,好不容易在温暖账内放松了的眉头又皱了起来——他如今格外喜欢皱眉,一道浅浅的沟壑让他比去年看着戾气更重。

呼延图对云门关久攻不下,直接派人在关外二百里处扎营,大有要扛着严寒在塞外过冬的意思。沈成君猜测,是因为他知道梁军生活在长城以南,不习惯冬日作战,比不上突厥人皮


状态提示:第28节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