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耽美 > 古代耽美 > 长友 > 第30节

第35章 玉陨

可能萧启琛说的那些安慰的确起了作用,又可能是心中有了执念便真的不会轻易想到放弃,那天以后,李绒精神好了许多。听侯府的人说,她近来午后还在院子里坐了坐,抱着苏珩逗弄。

苏珩比普通人家的孩子瘦弱,但除此之外并没有落下病根,奶娘照顾了半年多,如今养出了点肉,看着白白净净的,又不怕人,任谁去逗都张着没长牙的嘴笑。

小孩儿的五官还没长成型,看不出像谁,刚出生时皱巴巴的,现在却乖得多了。曹夫人只觉得萧启琛是真心喜欢孩子,同他闲聊:“珩儿的眉眼和晏儿小时候一模一样呢,长大了应当也像得很。”

“这是阿晏的骨肉。”他想,任由苏珩搂着自己的手指往嘴里送。

随着李绒的渐渐好转,萧启琛觉得旁的事也都在往最理想的方向发展着。

萧启豫最近十分春风得意,暂且顾不上他。倒是皇后,似乎察觉萧启琛和萧启豫走得太近,生怕他们联手给幼子使绊子,私底下找过萧启琛两次,无奈萧启琛对这个团子实在没什么兴趣,冷漠客气地寒暄几句就算了。

萧启平那边,自打有了小郡主萧菀,他对其他事都不上心了,在家专心和闺女聊天,一大一小的两个往那儿一坐,你说你的我玩我的,却并不尴尬。

北境的战事暂且平息,苏晏回信道:“中秋归家。”

好似经过前些时候的兵荒马乱,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倦怠期,只想好好过日子,懒得去勾心斗角了。萧启琛重又去了国子监,曾旭年岁渐老,许多事力不从心,他唯有多帮太傅些,好分担固执的老先生肩上重担。

萧启琛在平和的气氛中收敛了野心,任由它静静地蛰伏在内心的角落,却不曾忘记。时机未到,他利用萧启豫的关系打通朝中人脉,默不作声地拓宽自己的路子。

有些多嘴多舌的臣子背地里说六殿下像是赵王豢养的一条狗,连叫唤都不会,只知道摇尾乞怜。天慧听了气得肩膀发抖,立刻对萧启琛告密。

萧启琛却无所谓道:“没事儿,你没听说过会咬人的狗才不叫么?过去我母妃还在,他们说什么的都有,后来更是得寸进尺……那有什么关系?等日后……我让他们学狗叫来听听。”

天慧被他逗得发笑,连旁边不苟言笑的天佑都抿着嘴弯了眼睛。

于隐忍一道上,倒真是没有人比萧启琛更能体味了。

暑热消退,秋风乍起。

萧启琛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八月初三。

朝廷收到北境大捷的战报。雁门关主帅苏晏毫无预兆地领着两百骑兵出现在云门关,与沈成君一道率军将突厥驻扎在幽州城外二百里的大营捣毁,呼延图紧急撤回了阴山王庭,捏着鼻子向苏晏认了怂。

这是继广武城之后南梁最大的一次胜利,迫使呼延图不敢再犯。而苏晏用行动证明他的确与他爹不同,说要赢,那便迟早都会赢。

朝会的氛围难得和谐,萧启琛在结束后一身轻松地哼着歌回到承岚殿,甫一坐下没多久,连茶水都没喝上,天佑突然推门而入,气喘吁吁:“殿下!”

萧启琛把天佑留在侯府帮忙有些时候了,对方不会无缘无故地回到宫中。萧启琛心情不错,端着茶杯奇怪地看向他,道:“大呼小叫什么?”

天佑撑着膝盖不住喘气,鲜有的狼狈,他的声音都变了调:“少夫人……少夫人不好了!”

茶杯轰然坠地,摔得四分五裂,热水在萧启琛手背上烫出一排整齐的小水泡。他蓦地站起来,不顾手背疼痛:“谁?!”

而天佑来不及回答,萧启琛便急匆匆地往外走。好在他回到承岚殿就换下了朝服,此时节省了更衣的时间,穿着一身浅杏色常服就要出宫,天佑跟在他身后,刚走出几步,萧启琛突然停下不动了。

天佑差点一头撞上萧启琛,疑惑道:“殿下怎么了?”

“你上次说的那个东西,”萧启琛道,“传信一日千里的那个,还在么?”

天佑“哦”了声,道:“在的。”

萧启琛道:“立刻马上,传信给苏晏,叫他不要去管呼延图了,赶紧回金陵!不回来的话叫他后悔一辈子!”

平远侯府前所未有的热闹,上一次这么多人仿佛还是苏晏成婚那天。

李家的人得到了消息,挤在侯府不大的庭院里,李续仍旧每日惯例似的开始骂苏晏薄情,御史夫人哭成了泪人,几乎就要站不住了。余下那些佣人们不知如何是好,齐齐地停在了廊下,等着这一家人的吩咐。

萧启琛突然出现,所有人都没想到,曹夫人抱着苏珩刚要请安,人群中却挤出来一个小丫头,正是李绒的婢女,焦急道:“是殿下来了吗?小姐想见您!”

此言一出四下登时哗然,李续皱眉道:“她是苏家的儿媳,六殿下尚未婚娶,孤男寡女的像什么样子!绒娘怎么——”

萧启琛打断他道:“一定是事出有因。绒娘和我都不介意,李大人,不必多心。”

言毕,他不管李续再想说什么,径直跟着那婢女进了屋。厢房中大白天也点着灯,与萧启琛习惯了的一样闷热。

中元节时萧启琛来过一次,那会儿李绒虽然面带病气,但精神不错,同他聊了很久。不过半个月,她竟迅速地瘦得几乎皮包骨,伏在床边半是咳嗽半是呕吐。

婢女擦了擦眼角,过去蹲下,替她揩干净唇角的血迹。那鲜红刺痛了萧启琛的眼,他不


状态提示:第30节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