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耽美 > 古代耽美 > 长友 > 第45节

萧启琛顿时忘记了身上难受,立马开始更衣:“朝上想必乱成一锅粥了,我同你一起去台城。”

第51章 渔阳

如萧启琛所料,他们抵达太极殿时,未见其人,施羽的声音隔了好远都能听到:“陛下,如此还不允许调兵吗!”

话音刚落,苏晏便朝服穿戴整齐地进殿,和施羽默契得活像串通好了。可苏晏表情严肃,让人根本不敢质疑什么,他便直接道:“司马大人,战报可否借来一观?”

王狄不敢怠慢,毕竟他才是内行,连忙将那战报从袖中掏出递给了苏晏。

一目十行读完战报,苏晏径直转向高处龙椅上面色灰败的帝王:“陛下,事不宜迟,今日臣便返回徐州,沈成君先行一步整军,夜间便可发兵渔阳——只是臣一己之力,无法调动殷州与并州的大军,望陛下赐还虎符。”

他这么平常地把摆在皇权与军权之间的矛盾说了出来,萧启琛站进文臣堆里,刚要说什么,突然被谁拽了下袖口。

扭头看去,竟是萧启豫,阴沉地不知在盘算什么。他分明有事要与萧启琛商议,但天子眼皮底下,萧启琛不敢妄动,只得反手甩开萧启豫,偏过头去用眼神警告他不要惹事。

苏晏请赐虎符,萧演眉头紧蹙了半晌,终是松了口:“兹事体大,河北三郡外军任由大将军差遣,如有可能,不仅要夺回云门关,更要将呼延图彻底赶出我国境内。”

苏晏平静道:“如有可能,臣请陛下恩准追出关外,直捣阴山王庭。”

在而今南梁劣势的局面下说出如此狂妄的话,丞相陈有攸立刻出列反驳道:“大将军还是年轻气盛了些,如今我军斗志不足,大将军便肖想大捷之后,是否有些眼高手低了?”

“北境大捷臣以八千人取胜敌军一万三千人,不知陈相何以认为臣眼高手低?”

陈有攸道:“陛下明鉴,臣并非质疑大将军,而是当务之急乃幽州云门关,并非突厥阴山王庭,大将军一步一步走,总归放心些。”

苏晏不理他这番就坡下驴,径直对萧演道:“陛下,臣还想请一事。”

萧演被他们吵得头大,挥手道:“你说。”

“靳逸将军战死,军中俱是年轻将领,经验不足……臣恳请陛下,恩准平远侯随军出征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且不说苏晏自己在北境镇守都有好几年,沈成君更是年纪不大、资历够老的代表性人物,苏晏这话很没有说服力,还彻底挑起了当年平远侯惹恼萧演被软禁金陵这么些年的矛盾。他此言一出,连偏心他的施羽都皱了眉。

萧演表情高深莫测,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,正当众人都以为他还在斟酌时,萧演却道:“将军此言差矣,朕以为你完全可以当此重任,平远侯就不必随军了吧。”

苏晏单膝跪道:“陛下……”

萧演轻笑,说不出的嘲讽:“平远侯为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,义务已经尽到,何况朕听闻他近年身子骨越发不如从前——所以苏晏,你最好别让朕失望。”

他这话说完,萧启豫突然不失时机地出列道:“父皇,儿臣也想为保家卫国尽一份力,望父皇恩准儿臣随军出征北境!”

萧启琛心中暗自冷笑,同不远处的谢晖交换了个眼神,默契地认为彼此都是同样看法:萧启豫被冷落了一年多,终于按捺不住,眼看事情似乎还有转圜余地,便迫不及待地跳出来。此时战场上有苏晏领军,沈成君坐镇,他再跟去,不就是□□裸地想要抢立战功,好最后堂而皇之地篡位么?

萧启琛突然兴味顿起,很想知道他这父皇会不会答应。他见谢晖凝重表情,自己反而轻松地想:“恐怕还是不会同意……”

岂料他刚这么思考完的下一刻,萧演沉吟道:“启豫有这份心,很好。你也有好几年没上过战场,此去不要给大将军添麻烦。若有违反军纪之事,苏晏你按军法处置便是,不必给朕留面子。”

苏晏颔首道:“是。”

而后朝会尚未结束,苏晏却提前离开了。大战在即,他有一大堆事要忙,甚至来不及与萧启琛好好道别。

南苑大营的一百名骁骑卫整军完毕,沈成君已率先一骑绝尘朝向徐州而去。萧启豫来得亦是很快,随同的有他王府的几名亲兵。

他一身戎装,笑容可掬地同苏晏打招呼:“大将军,此去还要你多多关照了。”

苏晏对他一直没什么好感,闻言冷淡道:“没什么可关照的,到了战场不比金陵,臣万望殿下谨遵军令,否则王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。”

不客气被萧启豫春风化雨地忽视了,仍旧温文得体道:“一定。”

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苏晏纵然而言相向,萧启豫却跟没听见似的,他又不是主动找茬的人,这一来二去的短兵相接便到此为止。

苏晏四处望了望,不着痕迹地叹气,拉过传令兵道:“再去检查一遍辎重单子,然后把消息报回大司马。阿史那为何突然自尽,天牢的守卫都死了么?还有,飞鸽传书去雁门关的送到了吗?雁将军是不是已经朝渔阳去了?”

传令兵被他问得一脑门官司,不知该从何答起,正要被苏晏无故迁怒,忽地瞥见校场外走进一人,跟看见救星一般站直了:“六殿下!”

苏晏刹那间多云转晴,立刻不管传令兵了,径直朝刚来的萧启琛而去:“我还以为你不想过来了。”

“怎么会,好歹也要来道别。”萧启琛瞧着像刚


状态提示:第45节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